9月24日,珠江口边,深圳湾旁,华中科技大学校友企业家们齐聚深圳蛇口,共话“创新的力量”,可谓“谈笑有儒商,往来皆俊杰”。虽然论坛节奏比较紧凑,但演讲嘉宾们的精彩发言、独到见解却能让我们细细品味、久久回味。

跟着小编先睹为快吧!

  李佐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就是要通过提高效率实现增长

  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含义就是要通过提高效率实现增长,而提高效率必须要通过创新。供给管理不等于供给侧管理,供给管理的坏处不是供给侧改革的本身,改革一定是改正的。另外,供给侧改革的实质是要发挥企业和市场的作用,是要凤凰涅盘、浴火重生。在这个基础上,我们需要培育新的要素、新的产业和新的动力,并且做到去库存。去库存是造成房价上涨的根源,去库存是需求侧的,不是供给侧的。把去库存放在供给侧之后造成了一个现象,在供给侧的改革下造成了新一轮的价格上涨,所以出现了异常。在这样的改革和发展形势下,投资怎么选择?我觉得机会主要在建设相关的投资、美欧的经济国房地产、互联网行业、黄金、大资源、理财产品和保险、买房等等,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分别作出选择。

  熊梦

  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

  

  传统制造业的创新体系要实现三个改变

  通过我们的调研,我们认识到未来5到10年,在工业领域,提升基础能力、夯实发展基础迫在眉睫,工业强基成为《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任务。目前我们国家总体工业实力已经上了一个新台阶,但是由于工业基础的薄弱,我们依然存在很多问题。我们国家传统制造业的创新体系有很多的问题,必须出现三个重大的转变。一个是打造新型创新链,实现由引进技术为主向自主创新这方面的转变,二是打造新型的产业链,实现由单向技术产业攻关向全要素会聚的产业链的转变。三是实现关注单一企业的逐步创新、环境改善向重视营造产业跨界协同创新环境的转变。基于这些认识,我们以高端材料与先进制造协同创新为着眼点,成立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高端材料与先进制造协同创新业务平台。

  洪天峰

  方广资本管理合伙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原副董事长

  

  好的管理让企业的创新更有力量

  大家明天要去看华为,华为其实有很多地方值得了解。华为很讲究厚积薄发,就像实验室,把离子不断加速转出去才会爆发出力量。华为为什么可以做成很多事?其实是因为组织的可重复性和可再现性,我们要构造企业,就要构造价值链给客户创造价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做到让客户满意。华为一把手特别多,一把手并不是解决“吃饭问题”,我们是要形成一种思想的挖掘。另外,华为特别爱谈创新,我们怎么样让创新有力量?需要有方向,要靠管理。人才、资金、技术其实都不是不可获得的,但是没有管理就不能形成这样的力量。管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管人,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我们要通过管理来趋利避害。

  喻子达

  深圳市神州通集团总裁、海尔集团原执行副总裁兼CTO、深圳市国家级领军人才

  

  企业要成为价值共享的生命体

  神州通现在有19家子公司,上市公司有4家。我所理解的神州通企业理念,就是要成为创业者和创新者实现价值的平台,成为价值共享的生命体。为什么要创新?因为面临不同生长环境的变化。企业都是有生命力的,都有生老病死,需要新陈代谢,你不自我代谢就会被别人代谢。重点谈一下平台化,这是我2016年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一个是组织的平台化,怎么样做到企业内外人才之间的共享,这个是很关键的。另外就是商业模式平台化,企业内部各种要素的共享,核心是你能不能把这些东西整合起来。企业要高效运转,总的来讲要建立一个生态系统。

  王利平

  中国平安保险集团原执行董事、副总经理

  

  风险控制能力是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新能力

  平安的创新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前互联网阶段,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中国的管理和国际上有很大的差距,因此如何引进国外的先进的经验,引进学习消化并且超越是很重要的一点。那时候,平安的学习主要体现在管理创新、产品创新,突破是我们创新中非常重要的一点。第二个阶段就是互联网阶段,可以分为金融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金融互联网在现有传统金融的基础上加入互联网的技术和手段,提升传统产业的竞争力。互联网金融是非金融业务,主要考虑的是从生活中切入,然后再转向互联网,平安的互联网金融切入点是衣、食、住、行、玩等方方面面。互联网金融是双重风险,既有互联网风险又有金融风险,互联网金融本身是金融,因此风险控制能力是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新能力。

  黄立

  武汉高德红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用颠覆式的技术和颠覆性的模式实现规模化创新

  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正在实施的一项新的创新实践,无人机方面的创新。创新的目的是为了成功,同时创新也是成功的手段和途径,所以我们首先要有愿景。现在的无人机有很多致命的痛点,首先它不安全,我们基于此推出一款全安全性的,这可能是我们未来的真正无人机的比较好的形态。第二点,我们未来可以和汽车相结合。稍微大的无人机是在户外用,未来和汽车结合在一起,在车顶上可以起飞和降落、跟踪,这是汽车的延伸,这样一些颠覆性的技术创新将会使得无人机成为一个全新的业态。第三个方面是商业模式的创新。我们创新的实践,总结一下就是一句话,就是要用颠覆式的技术和颠覆性的模式来实现规模化的创新。

  黄晓庆 

  达闼科技CEO、中国移动研究院原院长

  

  云端智能机器人时代正在到来

  我给大家讲一下跟人的智慧接近的机器人的架构。首先我们来看,如果我们把一个人脑剖开,发现人的脑袋里面有1千亿个神经元,也就是说我们脑袋里面有1千亿个芯片,也就是说你造一个机器人如果跟人的脑袋聪明复杂的话,它绝对不可能扛着自己的脑袋到处走。另外,大自然选择了非常低功耗的手段,2011年神经网络传1000公里跟人的身体是一样的。在2015年IBM机器打败了人类,2016年阿尔法狗打败了人类的围棋高手。我们人类终于可以造出机器人,超越了我们人的水平。我们的愿景是在2025年,给大家提供一个听话、会照顾人、会做清洁还会烧饭的美女机器人。云端智能机器人时代正在到来。

  闵大勇

  华工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制造业是国家强大的基石

  制造业是国家强大的基石。为了践行《中国制造2025》我们的理想,华工科技在2016年1月1号重新对自己的VI做了设计,新的发布的VI标识叫做为制造的更高荣耀。在践行《中国制造2025》的过程中有一些心得,一个是强基工程,同时我们在学校的引导下,产学研结合,在汽车制造领域的应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另一个是品质优先,《中国制造2025》也提出了品质优先的概念。再就是践行资本,华工科技践行《中国制造2025》以人才为本,到目前为止已经有9位签约计划,同时在海外建立研发机构。

  陈劲

  众安保险CEO

  

  保险行业的颠覆与创新

  众安保险是中国第一家互联网的保险公司,到今年为止还不到三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在去年进行了A轮的融资,当时估值是1万亿人民币,获得了将近80亿。任何一个企业都有它的基因和使命。一开始我们这家互联保险公司就是服务于互联网生态的公司,我自己很深的体会是,一个企业从它诞生开始,基因很大程度上成为它的生命力的源泉,而这种基因是用全新的视角去看待未来要做的一切。我们把传统的健康产业的产品碎片化,所有的这些都是是非常强的创新理念来实现的。我们讲的是智能化、区块链,所有的这些应用都是基于阿里云和大数据的基础。

  谢庆国

  华中科技大学生命学院教授

  

  精准检测是早期诊断的基石

  过去的很多年癌症被治愈的概率并没有提高很多,我们看到只要能进行早期诊断的癌症基本上都很容易的被治愈的。精准检测是早期诊断的基石,我们过去16年来就做了这么一件事情,把所有的数据都用我们的新产业的方法,这样的话检测就可以从小动物到大动物到人。关于高端医学影像的产业变革,现在的医学影像的生态系统有非常多的复杂的系统,有非常多的应用储备,工业实际上只有三家,就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垄断。整个费用非常高,基本上是一个非常多的各种各样的需求,最后有可能通过这么一个横向的。如果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是很有可能把21世纪的新IT技术运用到里面去。

  黄承松

  卷皮网创始人、CEO

  

电商行业要更好地实现线上和线下的融合

  我们做的是电商领域,就讲一下我眼中的网络零售业之变。其实我们现在所谓的电商已经慢慢地在变成传统企业,我们都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高新技术产业了。电商在中国发展得非常好,几大巨头的增速也很好,但是现在整个大的增长已经放缓了。在这种情况下,电商领域的线上线下融合显得尤其重要。线上的零售没有触及到商品,商品的感知很难实现。相反,线下的问题是房地产一直走在高位,所以供应链的成本会非常非常高。两者之间各有优势和劣势。我们谈到消费升级的时候,会发现大家都在用本位思想去思考但是很多人没有发现低线城市,现在也需要消费升级,反而在这一波的消费升级当中需求更加旺盛。

  李子俊

  广东省人民医院高端医疗中心 羊城十大好医生

  

  现代科学技术为西医养生带来新机遇

  过去都是讲中医养生,现在我提出西医养生,为什么提出西医养生呢?今天我们来把西医养生和中医养生做一下比较。中医的方法是讲究祖传,西医是依靠现代科学技术。我们今天的科技都超越了想象,包括宇宙飞船上月球、人工智能等等。我提出的西医养生,如果和科学技术结合的话,会取得超出我们想象的成果。欢迎大家能够一起来加入到这个领域来。今天讲西医主要是要树立健康的理念,强化健康的生活方式,定期检验筛查常见的疾病及危险因素。

  付鹏

  华普亿方董事长兼总裁

  

  教育行业的创新首先要从内容入手

  我今天讲讲创新和教育的问题。中国的创新和教育有一定背离的地方,教育本身讲究的是传承,创新和这个其实有一点矛盾。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要把教育和创新结合起来。我认为首先要从内容入手,很多人上课的内容和方式和以前有很大的相似性,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内容要创新,评价体系要创新,教育的工具和管理等等,都需要重新考虑。我们想告诉人们如何去创新和创业,并且引领他们去创业,愿景是把资源和学生的理解对接起来,造福这个时代,把教育体系和服务体系对接起来。

  何春晖

  清华大学高级研究员

  

  华中大是真正的“金矿”所在

  《技术成果转化法》使我们科技人员的收益从20%提高到50%,这是巨大的进步,因为在全球范围内超过50%的国家基本上没有。清华大学在技术成果转化方面做了很多年,之前还设立了专门的技术转移研究员。上次我在北京拜访校友的时候,发现真正的金矿是学校,是我们的母亲。问题的关键是,怎么解决科技成果和投资人之间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我跟科技部在谈,希望以华中科技大学领头,联合5个重点大学分不同的区域,开放校园创新,开放以教授为主要团队的创新,特别是从美国回来的重点实验室的创新。甚至,我们能不能有一个基础性的基金,能够把他们二三十年的科学成果在全球做一个技术性的布局,这个是我的理想之一。

  论坛已经结束,

  嘉宾们还沉浸在与校友们畅快交流的幸福和兴奋中,

  沉浸在对校园生活的美好回忆和深深眷恋中,

  沉浸在对母校未来发展的憧憬之中。

  让我们明年再见!

  文章来源:华中大校友总会 微信ID:hustxy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