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作者: 李颖

 

当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整体处于低增长期;为应对这种局面,国际范围内急需一场产业的变革。在这个背景下,各国都不约而同的将变革寄托于新一轮的科技创新。


2017年5月17日-19日,在第二届“让未来发生――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上。近百位全球创新者莅临现场,就技术与创新的诸多议题展开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达闼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晓庆亦受邀参会,并围绕“比硅谷更快的中国创新”发表主题演讲。


“奇点”来临,中国有望在下一次工业革命中弯道超车


在演讲中黄晓庆提到, “在未来50年到100年是人类最有可能发生最不可思议的事”,并将其称为“奇点”。回顾三次工业革命,从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的不参与、到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落后再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跟随,中国的表现并不主动;而现在,中国参与工业革命的意识与速度正不断进步。黄晓庆预言,第四次工业革命下的智能机器人,也许是中国对发达国家实现弯道超车的绝好机会,而云端智能机器人可能是唯一途径。对此,黄晓庆表示,“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其实是走在国际前沿的,甚至是最前沿的。”


“从某种意义讲,这也是时代的使命”,黄晓庆感慨,“1997年我做软交换时,中国在巨大的创新面前是没有准备好的;2007年我回国做4G创新,中国是被逼上去的;但现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这件事,我们正在弯道超车,云端智能我们已经走在世界的前面了,我们就应该毫不犹豫地把它推上前――很有可能十年之后主宰世界的就是中国了。有时候一个领域的领先会导致在整个时代的领先,我们中国前三次工业革命都没有领先,这第四次,我们有机会,为什么不来领先一次呢? ”


黄晓庆分析指出,“中国在云端机器人上‘超车’有四种可能性,即云端智能机器人对工业化积累要求相对不高,中国在云计算、互联网等相关领域落后不多,市场对云端智能机器人的刚性需求巨大,国际竞争尚属于初级阶段。”


中国的云端机器人早已不只是一个设想


早在2012年,黄晓庆就提出过“云端智能”,并指出“智能机器人的终极形态会是云端机器人”。而今,“云端”早已不只是一个设想了。“达闼已研发出了全球首款云端智能连接终端(AI Mobile),将云端的人工智能应用通过该设备来激活适配的机器人;基于HARI(Human-Augmented-Robotics-Intelligience)架构的‘云端智能服务’,将云端的人类智能与机器智能相结合,从而为智能前端提供多种服务,实现机器智能的自我深度学习。


黄晓庆还预言,在未来10年,家庭保姆机器人将会走入寻常家庭。在现阶段,这样的机器人虽还未问世,但为机器人设计的一些基础技术已经落地应用。比如达闼推出全球首款自主研发的META智能导盲机器人,便是基于“HARI”云端智慧和云端技术,结合时代最前沿的5G移动通信、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研发而成,同时凭借强大的传感器和实时操作系统的终端设备,帮助盲人解决出行、生活和社交等难题;MCS(Mobile-Intranet CloudService)移动内联网云服务提供了将终端安全隔离、网络加速和云服务融为一体的企业移动化整体解决方案,同时也为进一步推动云端智能机器人的大规模应用落地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可以保障几乎所有严肃行业的信息安全。“这些都印证了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是不落后于世界的,甚至是走在前面的。”


人工智能技术的变现之路终将让未来可期


目前,各行各业的数据量不断上涨并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计算能力突飞猛进,加上深度学习算法的突破,人工智能技术可谓正当其时。而中国的人工智能更是火热。2016年5月,国家四部委颁布了《“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培育发展人工智能新兴产业、推进重点领域智能产品创新、提升终端产品智能化水平。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一个计算机专业尤其是会深度学习技术的博士年薪能达到100万美元,这都说明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人工智能不断挑起人的神经,这也包含了人类对人工智能未来的无限憧憬”黄晓庆说道。


“但事实上,我们现在能解决的问题,离我们想要解决的问题还差很远。未来两到三年,我们还要耐得住寂寞。这个时代不止是通讯产业的革命,更是人类的一场工业革命”黄晓庆坦言,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核心技术不断变现,支持技术不断往前,就像家庭保姆机器人,如果现在就瞄准去做风险很大,所以,我们不会等所有功能全部齐全再推向市场,而是一步一步的推进,一个功能一个功能去实现。“此外,云端智能机器人的产业链也将会非常长、非常大,所以达闼科技绝对不能、也不会、不应该全部都做,我们将聚焦两个领域――云,即云端智能机器人的‘大脑’及支撑‘大脑’运行的信息网络。”


责任编辑:马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