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IPTV来势汹汹,从年初到如今,三大运营商集团及地方各种有关IPTV的招标不断,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底,全国 IPTV用户数量净增1991.7万户,总数已经达到6581.2万户,并预测2016年年底将突破1亿。这样的发展势头引发了全产业的重视,为了梳理着十多年IPTV发展的历程,为IPTV产业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流媒体网举办了IPTV人物志活动,期望用人物来记录IPTV历史。黄晓庆作为开发了世界第一套运营商级流媒体交换及IPTV系统,同时见证IPTV诞生与壮大的重要人物,自然也成为流媒体网查找的人物之一,碰巧,我们也碰到了当年UT IPTV 的CTO李强博士,顺便也一起聊了聊。

个人简介

  黄晓庆,英文名Bill Huang,现任全球首家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公司 - 达闼科技公司董事长兼CEO,全球通信及创新技术权威,中央企业首批引进的海外“千人技术”专家,曾创立UT斯达康公司、Wacos软交换系统公司,并曾担任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院长、UT斯达康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

  1982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电信系。在光接入网系统、流媒体、多业务移动软交换,以及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终端等领域具有丰富的经验和独到见解。

  他推动开发了世界第一个移动软交换系统和第一个运营商级流媒体交换及IPTV系统;他领导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进行技术创新和研发,推动TD-LTE成为4G国际主流标准,开发了中国第一款安卓智能终端(OPhone),提升了中国通信产业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1997年,在硅谷创办全世界第一家软交换公司——Wacos,目标是移动软交换系统,单台交换机能支持1千万用户,就2004年的时候UT就达成了这个目标。黄晓庆当时还担任美国UT斯达康的CTO,同时负责UT战略发展和风投。

  

  提起IPTV的起源与发展,我们都不得不承认,UT斯达康在IPTV的诞生及最初的IPTV商用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IPTV史上的UT斯达康

  世界上第一家IPTV公司——RollingStream Systems

  2000年,黄晓庆开始和张海荧、李强、丁牛,三位计算机科学和视频方面的专家,酝酿IPTV系统的开发。并在2001年促成UT斯达康投资成立了RollingStream Systems(奔流数码),成为世界上第一家IPTV公司。2003年,在RollingStream成立18个月后,为了加快IPTV开发和推广,UT收购了RollingStream,IPTV正式成为UT的业务。黄晓庆谈到,当时他提出一个设计目标:一个百万用户级的IPTV“交换机”,也就是可以支持一百万用户同时在线观看直播电视节目,一百万用户可以同时观看一部电影,并且一百万人还可以同时分别观看系统里所有不同的电影。


  黄晓庆回忆,他当时还提了一个严苛的要求,要求系统在每线300美元的售价下有健康的盈利模式,大致为一百美元机顶盒,一百美元宽带网络,一百美元流媒体服务平台。其实当时业界流媒体服务器(还不是一个完整的系统),要购买的话,价格是一个用户超过1000美元。相比当时的市场行情,这是要把价格降低15倍,看起来基本不可能,但是UT斯达康做成了这个系统。黄晓庆有些自豪,他说这是世界上一个非常伟大的系统。而在这场系统的研发中,UT从技术上有很多创新,比如说内容切片,实时集群内复制,实时录制集群间分发,等等。


  世界上IPTV领域第一个大合同——7千万美元

  2004年7月,日本宽带服务商软银宽带(Softbank Broadband)选择了UT斯达康的mVision(TM)端到端IPTV系统以支持其名为“BBTV”的网络电视服务,而此服务于2005年7月1日正式商用开通。黄晓庆谈到这个事情非常激动,他说当时日本软银是全世界最早进行运营商级的IPTV的建设,他当时给日本软银做了IP DSLAM(一种宽带接入设备),主要目的就是来支持IPTV的。


  他谈到因为要跑IPTV,则必须把接入网的带宽变得很高,而过去的接入网是有一个接入网控制器,所有的流量都必须经过一个控制器,控制器就把整个带宽都限制住了。因此黄晓庆当时设计的是把控制器的功能分布到每一个子模块,这样就无阻塞了。且日本软银的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当时要求UT团队做到每一条线都能无阻塞传输4M带宽。软银当时跟UT斯达康签订了1百万线的合同,每一线70美元,一单就7千万美元。由于技术的创新,在70美元一线的价格下,产品还有很高的毛利率,远超出之前的目标。黄晓庆表示这是一件他至今记忆深刻的事情,因为这个是当时全球IPTV领域第一个大合同。


  UT斯达康在IPTV上的技术优势吸引了思科的注意。思科曾经想收购UT斯达康的IPTV,并派人来做了很多调查,最后得出了一个特别的结论,这个IPTV系统太伟大,从思科的角度来看,IPTV业务是UT最值钱的部分。当时思科想收购UT,就是为了这个系统,但是要求UT拆分掉其他的业务线,包括手机、光纤传输等等,UT方面则表示如果要收购,应全部收购。虽然最终没有谈成,但是黄晓庆认为这个事情是很重要的,这是一个历史的证明,证明UT在IPTV方面技术是非常厉害的。


  中国IPTV发展的先锋——百视通

  对于中国IPTV的发展,黄晓庆和当时UT高层主管们都认为中国开始发展IPTV,很大的原因是要解决政策上面的问题,而上海文广和UT斯达康在历史上留下了重大的一笔,两者联合创立了百视通,而百视通作为一个改革开放的先锋,在媒体的互联网化过程中迈出来坚实的一步。在中国的IPTV、OTT产业上,百视通毋庸置疑是第一家,其技术是UT提供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IPTV技术,投资方有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业务上与中国电信合作,在IPTV发展模式上,百视通又一次开创了中国的先锋。


  黄晓庆谈到:在百视通成立的时候,他就预测到,未来IPTV一定是与互联网融合的,也正因为如此,UT的IPTV的发展,全部用的是互联网的技术,不管从EPG,从媒体分发,从用户管理,全部采用HTTP Web技术,而且现下的发展也确实如此。


有线、OTT其实是泛IPTV,运营商还是有机会的

  2005年,第一张IPTV集成牌照颁发,很多人界定中国IPTV正式起步发展也就从2005年开始算起,总得来说中国IPTV已经发展了10多年,经历了一路的跌跌撞撞,2016年的IPTV才真正迎来春天,有人说这样的过程真的很漫长。聊到这里,黄晓庆表示其实不一定这么说,只是运营商那块发展很慢,他认为其实当年的PPTV,PPS,今天的乐视、腾讯、爱奇艺这些企业发展的视频服务都是IPTV,只不过是以OTT方式发展的,这就是一个泛IPTV的市场。


  黄晓庆谈到:之所以后来中国出现运营商级的IPTV和OTT两个不同的市场,甚至后来OTT市场还比运营商级的IPTV发展更好,最主要原因是运营商太保守了,如果运营商可以按内容收费,而不是按月收钱,应该可以发展更好。其实从一开始, IPTV就被认定是一个杀手级应用,而且历史证明也确实是一个杀手级应用。只是运营商没发展起来,而被OTT拿来用了。从底层技术上来看,IPTV和OTT 其实是一样的。


  鹿死谁手,尤为未知 运营商还是有机会的

  黄晓庆认为,在泛IPTV领域, 运营商绝对可以做的比OTT更好。举个例子,中国最早的CDN都是乱的,于是运营商最先做了3级CDN。后来互联网企业也在做3级CDN,因为他发现遇到同样的问题了。OTT也是一样,其实互联网企业今天遇到的问题,和过去运营商遇到的问题和当年运营商预测的问题,是完全一样的,而要解决这些问题,运营商可以解决的比互联网企业好很多,因为运营商掌控网络。例如,到了VR的时代,运营商如果在传输网络上做一些控制,那么IPTV不就可以把这个市场抢回来了嘛?所以鹿死谁手,尤为未知。运营商还是有机会的。


  黄晓庆谈到:看IPTV这件事情,首先一定要把互联网视频和IPTV联合起来看,IPTV只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和宽带运营商及媒体的一个合作机制,而且实际上媒体运营商合作机制早就从运营商转到互联网公司了。换句话说,后来的OTT视频和IPTV在技术上完全是一样的,只是合作模式改变了。


  其次,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历史证明当一个技术对老百姓是好的,用户是欢迎的,那不管谁都无法阻挡这个技术的发展。因此如果运营商支持的力度不够,那互联网公司就把它推动起来了;如果互联网厂商支持不够,那么可能就会有其他厂商把这块业务做起来。业界不管是运营商还是标准制定者或者是技术制定者等,对于新技术一个重要的态度就是要拥抱变化,拥抱客户,从大企业到中企业到小企业到黑客,其实大家都有商业机会。


  黄晓庆认为,有线、OTT其实是一个泛IPTV,即以IPTV为核心的互联网视频,同时IPTV、有线、OTT未来是会完全融合的。“对于运营商来说,要卖宽带送IPTV,就应该这样发展,现在成本那么低,之前是300美元一套,现在也就是50美元,这么便宜就努力干呗。”黄晓庆认为,其实运营商一直存在一个问题:它为了把一个服务变成一个普遍性的服务,经常会把自己的标准相对而言定的很低,这样的话就可以实现普适服务。但事实上,运营商真正需要抓住的人群是高价值客户,他们对服务的标准要求是很高的。你想做一个每个人都想用的东西,但实际上每个人都不用。这就说明,你的市场战略需要调整。因为在营销学里面,最重要的一点是就是客服满意度,就是口碑,所以拥抱新技术、拥抱高技术,拥抱口碑就很重要。


  IPTV已到了成熟期 政策监管主要是平衡和协调

  面对当下政策和产业环境优势,不少人预测IPTV或将会迎来新一轮的爆发,而对此,黄晓庆则认为:IPTV的爆发时间已经过了,当下IPTV已经到了成熟期了,应该已经到是平板了。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不在网上看视频的人,而剩下的问题就是运营商能否从现有的OTT手上把市场抢回来的问题。现在不是一个市场发展的时间,而是市场里面的玩家重新洗牌的时间。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运营商还有一次机会,就是用更高的宽带,更好的用户体验把市场抢回来,前提是要提升运营商的执行力。


  很多人谈到,在中国发展IPTV,最关键的因素是政策监管,政策稍有变化,则将会对整个行业带来致命的打击,对此黄晓庆认为:内容监控对所有人都是一致的,而政策监管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在平衡和协调各方 。


  直播、VR、超高清、社交化是IPTV未来发展方向

  IPTV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杀手级应用,一个是VOD;另一个是实时直播;第三个是实时插播。实时插播 指的是IPTV播放过程中,页面下的广告会根据播的内容发生变化。这个事情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但技术发展并不是太好。


  黄晓庆表示他依然看好IPTV,因为IPTV的关键技术已经很成熟了,而像直播、VR、超高清、3D会是未来发展方向。从娱乐角度来说,IPTV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互动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现在的互动还比较简单,尚无法提供一个场景,让好几个不在同一地方的人既能看电影同时又能聊天。就像把视频会议和IPTV融合在一起,或者说把视频和语音融合在一起那样。例如,现在打游戏的人,一起打怪的时候,可以讲话也可以发信息。这个场景对于IPTV来说就是很重要的功能。想像一下, 三个人在看电视,大家共享一个播放器,电视内容是完全同步的,你说暂停,所有的都会暂停。而现在的IPTV是没有这种功能的,所以社交化是IPTV的一个可能的发展方向 。


不忘初心——坚信未来视频是IP和宽带的杀手级应用

  问及当初为何带领UT团队选择去做IPTV,黄晓庆谈到,1995年UT斯达康成立,在其成立的时候就确定了无线、宽带、IP三大发展方向,而当时他就非常坚定的认为在宽带领域的杀手级应用一定是视频。在1997年,黄晓庆创办了Wacos,开发移动软交换系统,在彻底解决了宽带管理方面的问题之后,黄晓庆有信心利用软交换技术去解决宽带流媒体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一旦解决,就可以在宽带网上做视频,做 IPTV。黄晓庆当时就设想:如果IPTV可以做出来,那所有的传统广播式的有线电视和地面电视就没戏了,这将开启一个新的纪元。归根到底,之所以选择做IPTV,最主要的是黄晓庆他们坚信,未来视频是互联网和宽带的杀手级应用。


  黄晓庆提到:当时做IPTV的整体环境并不好。从法律层面,那时大家还刚刚讨论过用磁带录电视节目是否合法, 用IP网传送和播放内容是法律上的空白,势必有很多阻力;从技术层面,当时的网络带宽很有限,硬件的能力比现在低很多,成本也很高。但一个很简单的事实摆在那里:全球所有人的同时通话,一根光纤就够了,那以后的网络带宽不跑视频跑什么?这样一个简单的理念使他们他们确定了一定要在IP网上做视频服务。


  其实如何实现一百万人看同一部电影,一百万人看不同的电影,这个也是很困难的,当时看起来是不太可能,而最终能够做出来,则是靠着发明了很多新的技术来做支撑,包括切片技术、实时复制技术。实时复制是一个服务器在放一个视频的时候,如果服务器能力是一百个流,那么同时观看这个内容的人到了一个上限,比如99个,系统就会在另外一个服务器上自动复制这个内容,第101个人和后续的人就会在另外那个服务器上观看内容。


  情怀——IPTV曾是我们的挚爱

  提起对IPTV行业的感情,黄晓庆表示: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IPTV是他们的挚爱,每天大家都在绞尽脑汁的在想,能不能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把那个东西做出来,包括当年为了提高IPTV的质量,大家想了特别多的招儿,比如解决网络丢包问题,设计了重传和预发包等技术。


  每一个站在技术顶端的工程师,都有着自己骄傲。 在与记者交流过程中,黄晓庆谈到IPTV系统的开发成功时,露出了自豪的微笑,“那时我特别兴奋,我做出了软交换,我已经把无线变成软交换,无线已经被我征服了;如果IPTV我也做出来,那么宽带也被我征服了,这个世界就被我征服了。这个就是我当时的规划。历史证明,这个规划是非常伟大的,与我现在规划的云端机器人是一样的。”


  遗憾——UT撤出百视通及UT后期的衰落

  2007年的时候,UT把所有的3G产品撤掉了,同时解散了整个事业部,几乎一千多人全部下岗,黄晓庆表示当时他非常不解和气愤,于是就离开了UT,加入了中国移动。作为UT的创始人之一,黄晓庆表示非常遗憾,且后续UT在IPTV领域越做越差,最后基本上算是退出了。


  他认为UT在IPTV发展历程中,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后续随着这个行业的阵痛,UT在IPTV上面的声音越来越小。企业有时候是需要转型的,但UT在OTT上面也没有找到好的发展方向。 “其实UT可以自己做个运营商出来,但是它后来没有转型成功。”黄晓庆说到:“当你发现你掌握了一个金刚钻,你对第一块石头钻不进去的时候,那就换块石头钻嘛,反正已经有了金刚钻,钻什么都行啊。”


  当年,黄晓庆对百视通抱了很大的希望,他坚信百视通是中国当时改革开放非常重要的一步。而且当年陆弘亮,吴鹰、薛春禾,黎瑞刚、张大钟,李怀宇,黄胜明,李川等人都为百视通的创立和发展花了很多的心血。历史证明,百视通对产业发展的影响确实很大。对于UT后来从百视通撤出,黄晓庆表示非常遗憾。


  梦想——义无反顾为了梦想奋斗的人

  可以说,黄晓庆是科技界一名传奇人士。他19岁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加入贝尔实验室。1995年,黄晓庆与陆弘亮、吴鹰等创立UT斯达康并担任公司CTO。2007年,黄晓庆回国担任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一职。离开中国移动后,黄晓庆开始搭建他梦想中的云端智能机器人版图。


  2015年年初黄晓庆创立了达闼科技,是全球首家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平台提供商和运营商,专注于实现云端智能机器人运营级别的安全云计算网络、大型混合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平台、大量人工智能的技术能力,以及安全智能终端和机器人控制器技术研究。


  谈及达阀科技所做的事情,黄晓庆认为:“其实当下所做的事情与当年在UT所做的事情一样的,都需要设计一个整体的大系统,对我们来说,机器人就相当于机顶盒,跟我们有竞争的厂商一般都在做机顶盒,他们没有想到以后怎么样。我认为我们的定位是很独特的”


  从技术角度来说,达阀科技是要用通讯的成本来替代运算成本,因为通讯成本比运算成本便宜一百万倍。达阀科技要找到一些关键性技术的转折点,把自己的理想变成现实。并把这些技术通过一些优秀的架构来组合起来,最后做出一些震撼人心的产品。对于人工智能的未来,黄晓庆有着美好的憧憬,他谈到未来一个家庭里都能雇一个机器人保姆,做饭,打扫卫生,照顾老人小孩,因为机器人的成本价格绝对比雇保姆要便宜。


  对于自己所走的人生路,黄晓庆对记者说:“我很感恩一直非常幸运,能够心想事成。我也是一个充满理想,义无反顾为了梦想奋斗的人。” 与黄晓庆本人进行近2个小时的访问,记者感受最深的不是他身上的名人光环,而是他身上散发着的自信与豁达。毫无疑问,他的人生是精彩的,每一步都在为自己心中梦想所奋斗。就像他说的那样,一个人和一个企业一样,都需要梦想,否则只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木偶。